醉笑卧乡野

                  醉笑卧乡野

 

          作者:烈烈风中

 

 

正文 第001回 人生多舛

  夜色深深,寂静的紫玉山庄内传出一阵激动的责问声。

  “玉真!你真的要走吗?难道你就真舍得丢下我,舍得丢下咱们不到两个月大的女儿吗?……”当跟我相爱了六年的妻子突然间告诉我她要离开我和我们那不到两个月大的女儿只身前往英国深造的时候,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也第一次尝到了“哀莫大于心死”的滋味。

  我叫蔡恬,妻子叫杨玉真。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们两个就好上了。妻子漂亮如花,是我们外国语学院的院花,按人的正常思维来讲,我和玉真在一起可以说是郎才女貌。这一点都不夸张,谁让上天太偏心于我,不但给了我一副相当结实而又高大的身材,更重要的是结合我的面相,完全张扬出了我男人的魅力。恰恰是令女孩子们超着迷的那种类型。

  确切地说,我和玉真的结合,并没有谁追谁的概念,我们是自然而然,不约而同地走到一起的。可以说那时侯追玉真的男孩子特别的多,多到都可以组成一个加强连了。而且这其中还不包括那些只敢在心里偷偷暗恋却又不敢当面表白的羞涩男生。当然我也不是很差,虽然还没有明目张胆地向我表白爱意的女生,但她们早已把我列入了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就这样我和玉真的结合,让那些追求她的男孩子们输的是心服口服,让那些偷偷暗恋我的女生子们暗地里伤感,无话可说。虽然,这当中少不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家伙流言蜚语。

  相恋四年,我们一直都是在热恋之中。大学毕业后,各自都有了相当稳定的工作,自然而然的也就水到渠成的结婚了。婚后生活的非常美满。而且自从有了宝宝后,更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恩恩爱爱的羡煞旁人。然而,就当我对生活抱有更大希望的时候,恍如万里晴空里突然出现一道惊天霹雳从天而降,直接劈在我的心坎上,顷刻间,我的心就萎缩成小小的一团,指甲大小几乎微不可见。

  我和玉真都是乡下穷苦出身的孩子,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我们天生就具有的追求。相教我而言,妻子的个性好强一些。大学的时候,妻子年年拿首奖,期期都评优。我虽然成绩也是非常优秀,但比起妻子,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差。出国留学深造是妻子由来已久的心愿。我知道终究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对之,我当然是支持的。可是,我却没有想到这件事来的是这么的突然、这么的迅雷不及掩耳、这么的令人措手不及,让人没有一点思想准备。

  “恬,你知道的,出国深造一直以来都是我最大的梦想。”

  “是,我知道。你也知道的,我是支持你的。可是,为什么偏偏要选在这个节骨眼上?宝宝出生才不到两个月,你忍心就这样,撒腿一走,抛下我们两父女不管不顾了吗?”

  “我也舍不得你和宝宝。可是这次的机会真的非常难得,失去了,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不想让自己的生命里留下终生无法弥补的遗憾,你明白吗?”

  “我明白。可是你这样做难道就真的不会有遗憾吗?宝宝这么小,还没有断乳奶,你这样一走叫孩子吃什么?”

  “不是有奶粉吗?”

  “奶粉?小孩子需要的不单单是吃的饱穿的暖,她更需要亲情的关爱。”

  “我知道,不是还有你在吗?”

  “咳,我知道你心意已决,别人再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希望你将来不会因为今天的决定而后悔。”

  “两年,我只需要两年时间。两年之后,我就天天陪在你和女儿身边,哪也不去。好吗?”

  “随你大小便吧!”我知道妻子的个性,既然出国留学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再多说也只是浪费口舌。我虚脱地躺倒在被窝里,用棉被将头脸蒙了起来。被窝很暖活,心却是冰凉的。

  “老公,原谅我的任性好吗?”妻子如同八爪鱼一样缠上了我的身体。灵动丁香的小舌硬是顶开我的大嘴滑了进去,勾引着我的舌头与之搅拌在一起。柔软多汁的双峰挤压着我的胸膛。毛茸茸的下体紧压着我的下体,肥大的屁股不停地上下左右的晃动。

  男人都是犯贱的。尤其是在你最爱的女人面前,心是硬不起来的。表情的冷淡被身体火热的反应全给出卖了。我猛地翻身压在妻子的身上,疯狂地抚摸着她的每一片肌肤,让自己被挑起的欲望尽情地发泄在她身上每一处地方,让她的全部全都烙上我的印章。

  夜燃烧着所有的激情和无奈,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我们两个像搁浅在沙滩上的鱼,拼命的吮吸着最后一点快乐的时光……

  暴风雨终于过去了,我轻拥着妻子,让她舒舒服服的躺在我的怀中。只觉得此时此刻我们两个的心贴得很近。妻子的长发散乱地覆盖在我的胸前,在床头微黄的灯光下折射着幽幽的黑光,让我不由痴迷地伸出手去触及她那柔顺的头发。今天,我和妻子都很疯狂,这是妻子生产宝宝以后我们的第一次性事。拥着妻子,我心里是非常的舍不的,好想好想就这样拥着她一生一世,片刻也不分离,就这样一起慢慢变老。

  “真的好舍不得你走!”抚摸着妻子光滑的背部,将她紧紧地靠在自己身上,让彼此的心跳演奏着同一首乐章。

  “老公,对不起!”我感觉到妻子的眼泪滴落在胸膛之上。

  “我知道你个性坚强,但是一个人在外面终究不如在家里,你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身体让它健健康康。”

  “嗯,知道了,老公。”

  “现在科技发达了,你要始终与我和宝宝保持着联络,我会不定期地发一些宝宝成长的照片给你,让你在万里之外也能见证宝宝的成长。”

  “谢谢老公!”妻子的声音哽咽连连。

  “傻子,跟老公客气什么?老公是你与宝宝的守护神,当然希望你们能够快快乐乐。”

  “老公,对不起,对不起,……”妻子的哭泣声慢慢响了起来。

  “别哭,老公知道你这么做也是想让咱们这个家过上更好的生活,但凡事都有个限量,做之前必须先掂量掂量,如果真正做不到就不要去勉强自己。”我为她擦拭着面上的泪水,第一次做起了妻子的思想工作,免得她一个人在国外吃亏,“这样至少不会让我和宝宝为你担心受怕,知道吗?”

  “知道了,我记住了。”妻子伸手套住了我再次兴起、硬邦邦的下体,道:“老公,我不在家,它怎么办?”

  “放心吧,这半年多来不都没有什么,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不会去沾那些不干不净的事情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不如让玉梅……”

  “胡说八道什么……”我猛地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

  “哧……哧……”妻子这么一闹,将之前存在整个天空中密布的乌云给搅散了,哧哧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让玉梅姐来帮咱们带孩子。反正她守寡在家经常遭人流言蜚语的也受够了,就让她替代我照顾一下宝宝吧?”

  “玉梅是你的亲姐姐,你就不怕我和她之间万一发生点什么事?”

  “能发生什么事?即便是有事发生,如果你们两个都愿意,来上那么几回 ,解决一下需要,互相满足满足,我也不会在意的,更何况老公你那么强。”

  “哦,这件事你是不是蓄谋已久了。”我再次翻身压在妻子的身上,两个人再次结合在一起。

  “啊!”妻子呻吟一声,断断续续地道:“人……家……哪……有……啦……”

  一夜之间,我们都在不停地索取,不停地发泄,也不知干了多少次以后才相拥着睡着。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妻子洒泪与我和宝宝告别后,毅然而然地穿过安检处,走进了前往纽约的登机口。

  你从我面前走过的时候

  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匆匆

  你被风吹散的头发

  可不可以让我替你捋顺

  那些拂过你的风

  可不可以借我些许你遗忘的气息

  妻子走后,我的生活全都乱了套。上班带孩子,带孩子上班,换洗尿布、给女儿洗澡、喂饭、拖地、洗衣等工作都要亲力亲为,我完全成了专职的奶爸。幸好公司是自己开的,没有老板、头头等管着,我才得以逃脱被开除的命运,否则,哪个大老板能见得自己手下的员工上班的时候还带着孩子的。

  一个人带孩子那简直是度日如年,虽然女儿可爱的笑脸能够挥去心头的惨淡,但多多少少总是希望有个人来帮自己分担一点。

  日盼夜盼的,终于将玉梅姐给盼来了。

 

 

正文 第002回 姐代妹职

  玉梅姐,妻子的大姐,女儿的大姨妈,我的大姨子,结婚不久丈夫就去世了,蓝田没有种玉,没有留下一儿半女的。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而且玉梅跟玉真长的虽然面貌不同,却也是个百里挑一的大美人。所以光棍地痞们经常上门骚扰,在“吃不到葡萄”后便“嫌葡萄酸”,到处胡编乱造,流言蜚语,可恶至极。玉梅姐不胜其扰,早就想出外散散气了。正好,妻子这一出国便安排她来我家,帮我代她妹妹照顾女儿。

  玉梅姐不但贤惠,而且还能干。几天下来,我们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地面干净了,窗户明亮了,桌椅干净整齐了……

  到处都洋溢着勃勃生气。

  当、当、当……

  新年的钟声在子夜时分敲响。钟声雄浑激越,响彻天宇,和一切声音融合,奏出激昂的旋律,召唤着太阳从地平线冉冉升起,向神州大地播洒吉祥之光。这是新旧交接隆重的十二响礼炮轰鸣,自悠悠远古而来,荡向遥远的时空,昭示一切荣辱得失皆短暂渺小,唯不懈追求才是永恒。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转眼已是两年。这两年里发生了很多变化,公司上了轨道,宝宝一天天健康地长大,妻子几乎每个星期就要跟我们视屏一次,玉梅姐更是越来越像一个十足的母亲,整天里喜笑颜开。这两年里,玉梅姐早就成了这个家的一分子,而且还是这个家大功臣。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接触的多了,两个人也就自然而然地互相吸引了。两年下来,我与玉梅姐的关系几乎明朗化,两个人非常默契,只是中间还隔着个妻子,谁也不想先捅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