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门

                 朱门

 

       作者:烈烈风中

 

  (一)门望族

    在T市,说起方家,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门望族”。

  但是若要真正去探究其“名门”的来由,却是方家人不惜一切要掩盖的一段历史。

  要追溯方家发迹的源头,就必须从一百年前谈起。

  方大年原本是个靠走私为生的地方无赖,但是在时代的变动时期,方大年从原本走私洋货转变成走私军械。短短数年之内,凭着他累积的财富,和灵活的手腕,竟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地方上的名流士绅。

  不久方大年飘洋过海来到当时仍时一片不毛之地的T 市,开始开枝散叶,建立他自己的“名门”。

  方大年以低价购得T 市大量的土地,出租给佃农,而光靠佃租的收入,就够他吃喝好几代了。

  方大年在T 市妻妾成群,自己生了多少孩子,自己都不很清楚,但是有资格继承衣钵的,也只有正室所生的三个儿子,方健一、方健次和方健三。

  而其实只要和方大年沾上边的女人,只要有生下一儿半女,后半辈子就肯定不愁吃穿了。

 

  (二)天之骄子

    随着T 市的不断开发,方家所累积的财富一路飞涨,简直富可敌国。

  现在的方家主人,是方大年长子方建一的独子,方杰。

  方杰凭着家传的财富和地位,从出生以来就风雨无阻、一路顺风的扶摇直上,三十岁出头就取得博士学位,风光的迎娶了号称T市第一美女,当时的选美冠军,秦小瑜,那年秦小瑜才十八岁。

  成家之后的方杰,便投入政治,也许是天生命好,也许是遗传自方大年的钻营本事,方杰在二十多年的政治斗争生涯中,不但毫发无伤,而且愈爬愈高的身居要职。

  但是方杰最大的不满就是秦小瑜只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大女儿方慧臻,廿五岁,目前在美国加州攻读博士学位,方杰在那里为她安排了豪华的私人别墅,出入也有一队私人护卫,一切都打点得妥妥贴贴,照说,这时候方杰应该早就帮她物色好了某大企业或某政治要角的公子来联姻,以帮助方杰的势力更加稳固,但是方杰却另有打算。

  虽然方杰在外面不乏女人为他生了不少儿女,但是官位愈高,喜欢八卦新闻的周刊媒体,如附骨之蛆一样的死盯着不放,让方杰不得不完全的摆脱任何被抓住把柄的可能。

  而实际上,身为政治人物,能摆得上抬面的儿子,也只有和秦小瑜所生的方豪,所以咬着金汤匙出世的方豪几乎集所有荣宠於一身,加上遗传自秦小瑜的美貌和后天的优渥环境,方豪如人中之龙般的吸引着无数豪门巨贾的青睐,无不竭尽所能的想攀上这门亲戚。

  可是不管方杰帮方豪物色多少家世背景高尚的女孩,都无法让方豪动心。这也不禁让秦小瑜耽心,自己唯一的儿子,是不是个同性恋。

  方家的豪宅座落在郊区一片佔地数百坪的山坡地上,森严的警卫和保全系统,让许多企图一窥究竟的新闻记者都不得不望门兴叹,而也因为这样,更让这座豪包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但是对方豪而言,从他出生开始,不管这座豪宅如何翻修,都只是一座富丽堂皇的高级监狱罢了。

  人人钦羡的身份,对他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他从小就没有朋友,上学放学都有贴身保镳护送,没有一位同学能够受邀到这座豪宅做客,他也没有和同学外出郊游或逛街的权利和自由,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是方杰唯一的儿子。

  而不管到哪里,大家都知道这点,都很有自知之明,即使是众多情窦初开的少女在面对这位天之骄子时,也只能把他放在心里,做做灰姑娘的美梦。

  秦小瑜将众名媛淑女的玉照集成一大册的写真,让方豪挑选中意的对象,但是方豪却不屑一顾,这令秦小瑜的忧心与日俱增。

 

    (三)秦小瑜

    说到秦小瑜,其实自从她嫁入方家,过的日子跟这一儿一女一样,一入侯门深似海,除了和方豪参加各类的公开活动或出国访问之外,也没什么出入自由,若非这对金童玉女在身边,她可能早已经崩溃了。

  豪门深闰的无形枷锁,或许还不至於给她太大的压力和痛苦,深埋在心里最沉重的精神折磨,还是来自她那高傲、自负,目空一切,甚至……变态的丈夫,方杰。

  她跟无数少女一样,曾经做着和白马王子邂逅的灰姑娘美梦,也终於骄傲的向所有人宣告,她找到了白马王子,进了王子的城堡。可是,少女的美梦随着王子卸下白袍之后而粉碎,卸下白袍的王子,也卸下了所有的伪装。

  在稳重成熟、处处散发着名门教养的面具底下,她看见的是一张狰狞而阴狠的脸孔。

  就在秦小瑜正沉思着儿子的问题时,远处一声熟悉的汽车声音打散了她所有的思绪,如惊弓之鸟似的从沙发上霍然起身。

  廿五年了,每次听到方杰回家的车声,她仍会不由自主的从心底浮起一阵寒意。

  许多年来,每天早上方杰出门,她总在心底暗自祷告,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看到这张虚假的面孔。她也养成了时常收看新闻的习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最想想看的新闻是什么。她多希望能看到他成为飞机失事或重大车祸的主角,可是每次顶多只能在萤光幕上看到方杰一副慈祥又关心民间疾苦的画面,下乡视察灾情,孤儿院关怀幼童……而这些画面她已经麻木了,有时甚至会对着萤幕歇斯底里的狂笑︰“哈……哈……哈……哈……这些笨蛋……白痴……哈……哈……哈……”常引得仆人们一阵错愕。

  “老爷,您回来了!”楼下传来仆人的声音。

  “好了,时间很晚了,你们都去休息吧!”

  “谢谢老爷。”众仆人齐声道。

  方杰在众仆人和侍卫的眼中绝对是值得忠心跟随的好人。

  “妈的,干伊娘的伍大忠,也不想想他当初选议员是谁给他钱的,干,那块地只要一变更通过,少说也有十亿八亿,少不了他好处,干,竟敢扯我后腿……”

  方杰支退了所有人之后,上了楼,进门就是一阵无赖似的乱骂。

  秦小瑜早已经习惯了。内心除了憎恶,也可怜这样一个人,做了一辈的假人,也只有在这时候才能尽情的表现他真实的自己。

  “干,跟你警告过多少次了,别在恁爸面前装一副死人脸,你听不懂吗?”

  “啪!”

  秦小瑜冷不防地挨了一个耳光。

  在二十坪大主卧房里,方杰裹着浴巾,挺着肥大的肚子从蒸气室出来。秦小瑜已经脱光了衣服等在床上。

  方杰一口喝下大圆床前的白兰地,望着躺在床上,身上仍留着昨天鞭痕的秦小瑜。

  “干,看到你那一身猪皮,恁爸就想吐,闪啦!要不是恁爸今天的身份,没办法找女人来爽,才不会想干你这烂货!”

  对於方杰的侮辱,秦小瑜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反而高兴,今天可以在客房好好的睡一觉了。

  正当她内心暗喜的想起身的时候,方杰打开了酒柜后面的暗室,当酒柜翻开时,只见背面挂满了各式各样性虐待的刑具。这是方杰当年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回国时带回来的。

  方杰随手拿起一条乌黑的皮鞭,反手抽向正要起身的秦小瑜。

  “啪!”一声,秦小瑜背上又是一道血痕。

  “嘿!嘿!没让恁爸爽一下就想走?”

  “啊……”秦小瑜对这种痛楚已经麻木,哀嚎只是为了满足方杰的性变态。

  “啪!啪!啪!啪!……”方杰又是连续几鞭下来。

  背对着方杰的秦小瑜,两眼空洞的发出机械似的哀鸣,内心仍在想着儿子的问题,似乎毫不在意身体的痛楚。

  

 

 

 

    (四)方华

    方豪今年即将从医学院毕业,面对父母再三催促他物色对相的压力,他一点也不在意,若是早在两年之前,或许他会对那些貌美如花的名媛淑女动心,但是两年之后,在他内心最深的底层,已经无法为任何女人动心了……。

  自从大五开始,方豪像平常一样,定时在安全人员的护卫之下,来到姑妈方华的医院见习。

  方华是方健一的独生女,方杰的妹妹。在少女时代曾经有过一段相当灰暗的成长过程,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医院渡过的,在父亲过世之前,将她送到美国就医,治疗的是精神方面的疾病,奇蹟的是,在父亲过世之后,她的病竟然好了,但是却完全不记得她发病前的任何事情了,这一点相当令方杰“担心”。

  方华病情好转之后,直接就在美国就学,学成归国之后,她就飞快的和当地另一个财阀公子结婚。可惜丈夫命短,结婚不到一年就出了车祸撒手人寰。方华就继承了这所医院,成为院长。

  而方豪,整个医院上上下下都很明白这位青年的身份,也知道他是院长特别钟爱和眷顾的人,所以都很客气和略带恭敬的向方豪问好,俨然地下院长一般,但是方豪很不喜欢这样的情况,他多希望能像平常人一样,不需要特别关爱的眼神,不需要别人前踞后恭的对他,但是情势即是如此,虽然他曾经企图扭转这种名门公子的形像,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方豪进入院长的专属电梯,按下密码之后,直上廿九楼的院长室。除非院长的允许,否则没有人能够上得了廿九楼,这也是方华在丈夫过世之后,特别请人改建的,也许是因为方华的青春年代完全在没有自由的封闭日子里渡过,所以拥有自己的空间和自由,是她最渴望的生活方式。

  方豪望着一格一格往上爬升的小灯,心中思绪一下子又飘向了两年前他刚到姑妈医院实习那段时光……

  “小豪,以后就把这里当做你自己的办公室吧!除了我之外,现在只有你可以进来这个办公室。”方华亲切的说。

  “姑妈,谢谢你,可是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很特别,你就把我当成一般的实习生就好了。”

  “呵,傻孩子,姑妈知道你的想法,可是你慢慢会明白,不管你如何努力的想和别人一样,但是只要人家知道你是方家的独子,想不对你另眼我待都很难。”

  “……姑妈……我懂,其实……有时候我觉得,爸爸派那么多人一天廿四小时的保护我,其实……他不是怕我们被绑架,他是怕他自己的名声和基业……”